【羊城晚報】【人物】保護母語方言,你我共同努力!暨大甘于恩獲中國語言資源保護獎

發布單位:人員機構 [2020-03-19 00:00:00] 打印此信息

???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陳亮

圖/受訪者提供

自2015年起,教育部、國家語委啟動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以下簡稱語保工程)建設,大力推廣和規范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科學保護各民族語言文字。

據了解,語保工程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語言資源保護項目,語保工程一期建設在2019年收官。為進一步調動語言文字戰線積極性,為語言文字工作營造積極奮發、干事創業的氛圍,教育部、國家語委開展了中國語言資源保護獎評選表彰工作。

近日,評選表彰結果出爐,廣東省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等獲得先進集體,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教授甘于恩等獲先進個人。

目前廣東的基本語情是怎樣的?廣東語言資源保護有哪些策略與措施?獲獎個人做了哪些相關工作?未來有哪些課題需要拓展?羊城晚報記者日前對獲獎者甘于恩教授進行了獨家專訪。

【人物簡介】

甘于恩在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 甘于恩

文學博士,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主任兼語言資源保護暨協同研創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全國漢語方言學會理事、廣東省中國語言學會副會長。中國語保工程核心專家組成員、廣東省首席專家。學術雜志《南方語言學》主編、《羊城晚報》特約作者。

廣東語言資源保護工作持續取得成果

羊城晚報記者:獲得教育部評選的中國語言資源保護獎先進個人,您有什么心得?

甘于恩:我覺得這次評選我為語言資源保護的先進個人,與其是說對我個人的肯定,不如說是對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這個集體的肯定。多年來,漢語方言研究中心一直遵循著“語言研究與語言應用”并舉的宗旨,既踏踏實實做好基礎研究,又重視語言的社會應用,特別是粵閩客三大方言的傳承與應用,得到社會的贊譽。

我作為漢語方言研究中心的主任,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廣東省還有很多人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不計個人得失,為摸清廣東省的語言資源做了大量的工作。

羊城晚報記者:廣東目前對語言資源的保護情況是怎樣的?

甘于恩:2017年我在《學術研究》第3期上發表了論文《廣東語言資源保護:策略與措施》,比較全面地闡述了我對廣東語言資源保護的看法,以及如何采取有效的策略和措施。

關于廣東省的基本語情,我認為有以下幾個基本面:

(一)三大方言影響面廣,擴張力強,國際影響大;

(二)少數民族語言極度瀕危;

(三)小方言多數無人問津,需要開展調研;

(四)語言生活研究處于薄弱狀態,影響語言政策的制訂。

經過數十年幾代語言學者長期不懈的努力,廣東省的語言調查取得了非常可喜的成果,出版了諸多有影響力的論著。在語言傳承和保護方面,尤其是國家啟動了“語言資源保護工程”之后情況有所改善。當然,相比其他先進省份而言,廣東省還有一些不足與短板。

甘于恩2019年5月在廈門大學做學術講座 制定近、中、遠期規劃很有必要

借助社會力量擴大影響

羊城晚報記者:您認為應該采取什么策略和措施,以更好地保護廣東語言資源?

甘于恩:我認為需要采取有力的策略和措施,以回應社會對語言研究的要求。

在語言資源保護的策略方面,有幾點需要注意:

一、有關主管部門要就語言資源保護提出具有戰略性的近、中、遠期規劃

有關主管部門要在咨詢、依靠語言學者的基礎上,提出具有戰略性的近、中、遠期規劃。近、中、遠期規劃對于廣東語言資源的保護非常必要,可以讓有關方面和專業人士知曉哪些工作為當務之急,哪些事務今后需要謀劃,分清輕重緩急。必要時可以召開全省的語言資源研討會或座談會,制訂這方面的規劃,改變隨意而為的局面。

二、要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對流態勢,調動全社會的力量來保護和搶救語言資源

改變目前以政府主導為主的格局,突破“政府+學者模式”的局限,引導社會力量介入語言資源保護。要提倡3個“并行”:自上而下與自下而上并行,學術保護與社會保護并行,語言研究與語言應用并行。

三、要善于利用新媒體,拓展語言資源保護的廣度和深度

新媒體的影響力巨大,善于治學的學者還要學會面對、利用新媒體力量。

四、從使用人群入手,根本上改善語言資源“斷流”的現象

語言資源保護,最重要的還是語言的使用,語言使用的人越多,說明這種語言的活力越強,反之亦然。如果一種語言無人使用,那就算記錄、保存得再完善,也無濟于事;如果一種語言使用的人越來越多,那說明語言之河無“斷流”之虞,即使一時的調查研究有缺陷,也可以慢慢彌補,通過努力來完善。

所以,不要輕易地指責某些業余的語保人士工作不到位,而要告訴他們比較科學的方法,盡力擴大語言資源保護的隊伍。

甘于恩2019年12月出席在嶺南師范學院舉行的第7屆海外漢語方言研討會 著力提升語言活力

發動全國志愿者參與推廣

羊城晚報記者:您和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做了哪些工作來保護語言資源?

甘于恩:談到語言資源保護的若干措施,我提出了語言資源保護的“四化”:固化、數據化、活化和現代化。其中語言資源的活化,也就是提升語言的活力尤為重要,具體而言是提升后代的母語能力和學習者的使用能力,拓展語言的使用范圍。

方言研究中心在這方面已經邁出了堅實的一步,比如與廣州圖書館合辦“公益粵語培訓班”,開設“知粵講堂”,與廣西賀州學院在賀州各地建立“鄉土文化與鄉音傳承基地”,未來還有更多的基地將在各地設立。

我在2009年底接任方言研究中心主任,主要精力放在了地理語言學,這些年承擔了《廣東粵方言地圖集》《粵閩客諸方言地理信息系統建設與研究》這2項國家項目。在新的一年里,我們投入人力修改地圖集,爭取早日出版。

同時,作為廣東省的首席專家,我對廣東省的方言研究從宏觀上提出一些建議,還要把廣東省語言資源集的編纂任務落實好,盡快出版若干有分量的專著。另外,要加緊培養后備力量,使年輕學者迅速成長,早日接班。

羊城晚報記者:您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還堅持精心運營“語言資源快訊”微信公眾號,它對語言資源保護起到了什么作用?

甘于恩:語言資源快訊是方言研究中心的對外公眾號,它的主要目的是提倡母語保護,發動志愿者采集各地的自然語料,讓盡可能多的讀者參與到語言資源保護的行列中,因此,某種程度上它是一個志愿性的公眾號。

從2017年開始,“語言資源快訊”就堅持日更的制度,每日推送3-4條推文,有時甚至達到5條,如果沒有全國各地的志愿者熱情參與,這樣大的推送量和工作量,是不可想象的。迄今為止,中心已經在全國招募了12批志愿者,人數超過400人,其中有近200人參與到公眾號的編輯以及線下的母語推廣中,影響越來越大了。

從2016年10月6日發第一篇推文起到今天,“語言資源快訊”已經走過3年又5個月的歷程,粉絲也變成了現在的近3萬。“保護母語方言 你我共同努力”是公眾號的口號,我們一直秉持雅俗共賞的理念,堅持正確的語言導向觀,不媚俗、不急于求成,默默耕耘,成長為國內少有的以采集語言資源為主的公眾號。

甘于恩在暨南大學漢語方言研究中心 廣東語言應用前景廣闊

掌握方言能促進普通話學習

羊城晚報記者:廣東的語言資源保護方面,未來還有哪些課題可以拓展?

甘于恩:廣東語言資源豐富,語言應用的前景非常廣闊。未來,廣東省的語言資源保護和語言應用還有諸多課題亟需拓展。

例如,粵語在華南地區和海外具有巨大的影響力,粵語培訓需求旺盛,其間的市場潛力便相當可觀;

以粵語為載體的文化產品(粵語電影、粵語電視劇、粵語動漫、粵語歌曲等)在海內外頗有市場,這就牽涉到如何恰當地運用粵語的問題,包括粵語翻譯、粵語配音、粵語文字標注等;

在語言康復方面,粵語失語癥的治療必須有粵語研究成果的介入;

在通訊方面,方言語音輸入法還不成熟,方言與文字的自動轉換更處于起步階段;

如何利用方言研究成果協助刑偵學、國家安全等領域開展工作,也是語言應用的重要課題。

甘于恩在調查方言中 羊城晚報記者:您熟練掌握多種方言,可否介紹一下您學習方言的經歷和方法?

甘于恩:我的父母是福州人,家庭語言是福州話,但因為我出生在閩南,所以也會說閩南話(晉江);

粵語是來暨大讀研時學的,因為要下鄉調查,所以逼著自己要掌握,而且上世紀80年代到處都是講粵語的,擁有學習粵語的語言環境;

客家話則是2005年以后學習的,幾乎每年都招了客家研究生,加上下去田野調查接觸多了,慢慢培養了語感,客家話也相對粵語、閩語好學;

至于潮汕話,由于跟閩南話很接近,掌握了對應規律,聽是沒問題的,還會簡單的對話;

另外,我太太是上海人,所以上海話我也聽得懂,會簡單的對話。

我的方法就是多聽、多說、多學習,敢于開口,不要害羞,還要善于找尋語言學上的規律。

我覺得社會上對方言有誤解,認為學了方言會對學習普通話造成干擾,這種擔憂是不必要的。掌握的語言越多,對學習新的語言越有好處,因為學習者的語言坐標多,感性認知也多,往往能夠起到舉一反三的效果。普通話的音系比起南方方言簡單多了,掌握了南方方言,到了學校,普通話沒有理由學不會的。(2020-03-19)

來源 | 羊城晚報·羊城派、

報道連接:https://ycpai.ycwb.com/amucsite/pad/index.html#/detail/710018?site2

責編:蘇運生

?


贵州体彩网-首页 临桂县 | 桂东县 | 广州市 | 建平县 | 海原县 | 新沂市 | 明溪县 | 密云县 | 大安市 | 长海县 | 凤台县 | 双辽市 | 平原县 | 定兴县 | 九龙坡区 | 清远市 | 姜堰市 | 随州市 | 阳山县 | 宜宾县 | 兴安盟 | 阳泉市 | 二连浩特市 | 云林县 | 蒙城县 | 德惠市 |